中国·庆阳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 庆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 >> 走进庆阳 >> 正文
红军长征到庆阳——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
时间:2016/9/30 15:24:07 来源:《陇东报》 作者:佚名 点击:

  二万五千里长征路,二万五千里血与火的洗礼。80年前,中国共产党领导红军将士完成了震惊世界的长征,红一方面军与红二、四方面军及红二十五军先后过境庆阳,转战途中留下了许多红色足迹。

  19349月,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战争失利后,中央红军和南方各个根据地红军开始进行战略转移,举行了闻名于世的二万五千里长征。以南梁为中心的陕甘边革命根据地作为土地革命战争后期全国“硕果仅存”的革命根据地,在中国革命极其危急的历史关头,为党中央和长征红军提供了可靠落脚点,为党中央将中国革命的大本营放在西北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岁月更迭,初心不忘,精神不灭。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的今天,我们继承和弘扬长征精神,就是为了汲取这种强大的精神力量,以更加坚定的步伐行进在打好脱贫攻坚的路上。即日起,本报推出“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特刊,以文字、图片、音视频和新媒体等融媒体形式,展示红军长征胜利的历史地位、光辉历程,让“长征精神”和“南梁精神”在庆阳全面小康路上焕发出璀璨的时代光芒!

  “中央红军之向导”——红二十五军长征到庆阳

  长征最先到达庆阳的是红二十五军,红二十五军原属红四方面军建制。193210月,红四方面军主力撤离鄂豫皖根据地后,中共鄂豫皖省委以红二十五军留守两个团及军特务营为基础重建红二十五军,坚持反“围剿”斗争。193411月,红二十五军开始长征,进入鄂豫陕边界,新开辟了鄂豫陕根据地,将中共鄂豫皖省委改组为鄂豫陕省委。

  19357月,中共鄂豫陕省委在得知红一方面军在川西与红四方面军会师,并有北上的消息后,毅然决定红二十五军继续长征,西进甘肃、北上陕北,迎接和配合中央红军北上。部队随即出发,一路征战。830日,红二十五军3000余人在军长程子华、副军长徐海东率领下经平凉草峰塬到达庆阳市镇原县新城、平泉。在新城镇压了横行乡里、作恶多端的国民党镇原县警察局长党效贤、南三镇特税卡长孟维铎、乡公所书记王锡文3人。91日,部队行至姚家川,在此召开军民大会。会后兵分两路:一路沿洪河东下,经南川乡桃园、张毛,翻过城关塬郑家,下茹河川,经桑树坪,北上临泾塬,经临泾乡毛家铺、唐洼,越交口河抵达太平镇;另一路翻过城关镇申家塬,下茹河川,经路家坡、五里沟,西绕镇原县城,北上临泾塬,越交口河,到达孟坝镇一带。

  92日,红二十五军从宿营地镇原县太平镇和孟坝镇出发,分两路进入庆阳县(今庆城县)。一路涉渡蒲河、黑河,进入西峰区,经五郎坡、周家寨、李家寺,绕西峰城区向庆阳县赤城、合水县板桥一带前进;一路经驿马关前往合水板桥。此时,国民党三十五师直属队加强了对西峰城区的防守,步兵二一零团、骑兵团也奉命迅速向西峰靠近,以防红军进攻西峰城区。由于红二十五军向东开进,敌三十五师骑兵团和步兵二一零团一部跟踪追击。93日上午两路在赤城塬畔汇合,在此与尾追而来的国民党三十五师马培清骑兵团交战。下午翻越太乐沟,东渡马莲河,到达合水县板桥镇宿营。4日晨,红二十五军从板桥出发时,后卫二二五团三营突然遭到敌骑兵追袭。副军长徐海东返回指挥三营突围,险遭不测。危急关头,二二五团一营营长韩先楚、政委刘震带领战士抢占了一座山头,奋力阻击敌人进攻,终于使部队脱险。这次战斗歼敌300多人,红军也伤亡、失散200多人,二二五团团长方炳仁壮烈牺牲。

  板桥战斗后,为了摆脱敌人的追击,部队迅速前进,当晚部队到蒿嘴铺乡干湫子川口宿营。95日,红二十五军分两路沿庆(阳)延(安)公路两侧的山岭经老城镇、张举塬、蒿嘴铺等地向东北挺进。行至城关镇黄草崾岘时,又遭敌骑兵追击,战斗中二二五团继任团长张成毅又不幸牺牲。

  96日,红二十五军穿子午岭林区,经太白镇翻越木瓜岭,抵陕甘革命根据地腹地华池县东华池一带,7日到达豹子川休整并召开了鄂豫陕省委扩大会议,决定由徐海东任红二十五军军长,程子华任政治委员、代理省委书记。并对部队进行了与陕甘红军会师的政治动员。98日,红二十五军离开豹子川向陕北保安县(今志丹县)挺进。至此,红二十五军在庆阳境内行军共10天,途经镇原、西峰、庆城、合水、华池5县(区)的16个乡镇,行程约230公里。沿途发生大小战斗4次。915日,红二十五军到达延川县永坪镇,后与刘志丹领导的红二十六军、红二十七军会师,合编为红十五军团。与陕甘红军会师后,接连取得了崂山、榆林桥战役的胜利,并继续南下,牵制国民党军队,为迎接中央红军的到来作出了卓越贡献,被毛泽东誉为“中央红军之向导”。

  “红旗漫卷西风”——党中央和中央红军长征到庆阳

  193410月,江西中央革命根据地第五次反“围剿”斗争失败,中共中央率红一方面军(亦称中央红军)实行战略转移,开始长征。19356月与红四方面军在四川懋功地区胜利会师。920日,中央红军到达甘肃省的哈达铺进行休整。在这里,党中央获得了西北红军和陕甘革命根据地仍存在的消息,遂作出以陕甘革命根据地为长征落脚点的战略决策,并将中央红军组建为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彭德怀任司令员、毛泽东任政治委员,下辖3个纵队,全军共7000余人。

  陕甘支队翻越六盘山后,于109日出宁夏固原县刘原(今属彭阳县),到达庆阳市镇原县武沟乡孟庄村。在这里,红军向当地地主刘杰筹粮,遭其子刘继元抗拒并开枪打伤红军战士。红军遂攻克刘家堡子,处决了刘杰、刘继元父子,没收其大量浮财和粮食,除给各纵队留一部分粮食外,其余均分给了穷苦百姓。红军还张贴标语,向群众宣传革命道理。于是,不少百姓主动给红军提供情报,有的还参加了红军。当红军离开孟庄时,村民尚吉祥等群众,牵来毛驴,为红军驮送粮食和武器,直到环县洪德才返回。当天晚上,主力部队在武沟乡石佛崾岘、大庄院、陈家湾一带宿营,先遣部队连夜经马渠、唐家塬、塔儿洼、寺庄湾赶到三岔。

  1010日,红军主力沿先遣部队路线开进。行至唐家塬、塔儿洼一带时,与国民党三十五师追骑发生战斗,打死打伤敌军300多人。当天下午到达三岔镇,与徐海东、程子华、刘志丹派来送信的骑兵相遇。毛泽东拆阅来信,情不自禁地说:“这下子好了,可到家了。”在三岔,红军摧毁了国民党保安队南山湾堡子,处决了保安队长白家惠、豪绅杨邦俊、白秀海、李三茂等,缴枪20多支,骡马10余匹,还没收地主李藩青的羊130多只、牛7头、粮食20多石,补充了部队给养。

  当晚,红军3个纵队及司令部均在三岔镇宿营,毛泽东住在西街天主教堂,周恩来、彭德怀等住在教堂旁边的窑洞里,张闻天、王稼祥、博古等住在1华里外的群众家里,二、三纵队首长住在离街道5华里的地方。11日上午8时,国民党第三十七军第八师、第二十四师从慕家塬、马家塬一线尾追而来,红军警戒部队第五大队在三岔镇南20里处阻击追敌。为甩开敌人,红军主力分左右两路继续北上。

  毛泽东同张闻天、王稼祥、博古随左路一纵队从白家川沿河北上,经肖家园子、新堡,进驻殷家城、苏家湾。12日下午抵达环县砂井子、毛家川一带。13日下午,经连家川、小南沟到达郑家湾。在这里,红军活捉了固原县民团团总武双德和环县团总张文杰(后在小南沟处决)。当晚,毛泽东住在村民张永印家。右路二、三纵队从三岔出发,沿蒲河经元昊、杨家坪、石嘴,转北经吴家塬进入环县境内,沿演武、合道、半个城,于12日进至贾驿一带。当晚红军在贾驿突袭了敌三十五师王福德部千余名在此宿营的骑兵,缴获战马100多匹,消灭敌人一部。1319时到达环县虎家湾,20时彭德怀给毛泽东发电建议红军应经耿家河、木瓜城向靖边、横山方向前进。

  1014日,一纵队进抵环县河连湾、洪德城一带,在聂荣臻、杨成武等指挥下,向河连湾守敌三十五师一个营发起进攻,歼敌100多名。战斗中,突破乌江、攻占腊子口的先锋队员、年仅20岁的四大队一连连长毛振华牺牲。当晚,部队在河连湾、洪德宿营。毛泽东、周恩来等首长住在洪德杏儿铺一群众家的窑洞里。21时毛泽东致电彭德怀:“二、三纵队必须乘夜通过洪德城、环县之线,明日到耿家湾(不含)以南地区宿营,后日与一纵队取平行路东进。”二、三纵队按照毛泽东电报要求,乘夜通过环县、洪德。

  1015日,部队分两路平行东进,一纵队从河连湾、洪德出发经曹家湾、万家湾到达耿湾宿营;二、三纵队从河连湾出发,出玄城沟由打柴沟抄小路经齐家塬、许家塬到达兴隆山(老爷山)宿营。16日,陕甘支队左右两路军沿彭德怀建议的路线出环县境进入陕北。一纵队到达定边县木瓜城附近,二、三纵队经过华池县的乔川、艾蒿掌、铁角城,进入陕北定边县白马崾岘一带。当红军到达华池县乔川时,受到根据地群众的热情接待。陶岔村农民秦满库主动为红军捐助黄米、黑豆6石,牛4头,羊50多只。

  陕甘支队在庆阳市境内行军、作战共8天,途经镇原、环县、华池3县的20多个乡镇,行程约260公里。1019日胜利到达陕北吴起镇,后与红十五军团会师,合编恢复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番号,胜利结束了长征。

  “三军过后尽开颜”——中央红军西征重返庆阳

  中共中央和中央红军长驱二万五千里到达陕北后,遂将中国革命的大本营放在了陕甘革命根据地。之后,为了打通抗日路线,实现直接对日作战和扩大红军,党中央决定红一方面军主力东征山西。回师不久,又发起西征战役,向陕、甘、宁边界国民党力量薄弱的地区进军,创造新苏区,迎接二、四方面军。

  1936518日,中央军委决定以红一方面军主力第一、第十五军团和八十一师、骑兵团等约1.3万人,组成中国人民红军“西方野战军”,在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的指挥下,分左、右两路相继从陕北延长、延川出发,向西挺进。西征总部随左路军一起行动,左路军红一军团由代理军团长左权和政委聂荣臻率领,经蟠龙、安塞到吴起集结,准备攻占陇东的环县、曲子;红十五军团为右路军,在军团长徐海东、政委程子华率领下,经蟠龙到靖边新城堡集结,准备攻占安边、定边。

  528日,左路军红一军团从吴起镇集结出发,向陇东曲子、环县方向隐蔽前进。61日,红二师攻占曲子镇,歼灭敌三十五师骑兵旅300余人,生俘该旅旅长冶成章。红四师于马岭附近击溃第三十五师1个营。当夜红四师一部进占阜城。3日,红一军团主力在阜城地区设伏打援,歼灭驰援之敌三十五师6个营,击溃2个骑兵营,俘敌1100余人。随后乘胜北上,相继攻占环县、洪德城,从而控制了南北大道,打开了西进大门。继而进至固原七营,就地休整,筹集粮款,开展地方工作,建立革命政权。

  在左路军出击陇东的同时,右路军红十五军团从延川经蟠龙、安塞、靖边越过长城。528日首战宁条梁,继而攻克定边城,进入宁夏境内,经惠安堡、韦州、豫旺等地占领同心县城,进驻打拉池一带,“努力赤化占领区域”。614日,中央军委又决定以二十八军及八十一师组成中路军,执行夺取安边、定边等地的任务,配合左、右两路军西进。至7月底,三路红军给马鸿逵、马鸿宾等国民党军队以沉重打击,攻占了曲子、环县、预旺、同心、盐池等地,俘获人枪各2000余,开辟了陕甘宁边界纵横400多里的新根据地,并且与老苏区连成了一片,为红军三大主力会师创造了条件。

  在西征战役发起的同时,中共中央决定成立陕甘宁省,并随军西进,驻环县河连湾,配合西征红军边解放边建政,完成了陕甘宁省的建置。同时在曲子县花旗组建了陕甘宁独立师。

  193610月,红一方面军与二、四方面军在甘肃静宁、会宁地区胜利会师。红军长征的胜利,表明中国共产党及其所领导的中国工农红军具有战胜任何困难的顽强生命力,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长征中红军所表现出来的坚定的共产主义理想,革命必胜的信念,艰苦奋斗的精神和一往无前、不怕牺牲的英雄气概,构成了伟大的长征精神,成为激励人民勇往直前的强大动力。

  “结束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的最后一战”——山城堡战役

  红军三大主力会师后,国民党调集260个团的兵力由南向北大举进攻,企图消灭红军于黄河以东的陕甘宁边境地区,蒋介石亲临西安督战。在红军会师的静宁、会宁地区,就集中了第一、三、三十七、六十七、新一军5个军的兵力。当红军主力向海原、打拉池地区转移时,敌人分四路展开追击,气势汹汹。

  为了继续开辟新区,打开新局面,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原决定进行宁夏战役,后因情况变化,被迫放弃宁夏战役计划,指挥部队东移。在转移过程中,先后在宁夏境内的何家堡、萌城进行了两次战斗,给胡宗南部以有力打击。但胡军仍步步紧逼,从静宁、会宁直追到陕甘根据地的西大门。在“外有强敌,内有张国焘的分裂活动”的情况下,党中央指挥红军诱敌深入,捕捉战机,最后把歼敌的机会选在了环县的山城堡。1118日中央军委主席团下达的《关于粉碎蒋介石进攻的决战动员令》指出:“当前的这场战斗,关系于苏维埃,关系于中国。”根据部署,红一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一部担任主攻,红四方面军一部和红二方面军担任总预备队。为了保证战役顺利进行,军委副主席周恩来当晚由陕北亲临环县河连湾前敌指挥部,次日与朱德、张国焘、任弼时、林育英会面,对战役进行了周密部署。

  山城堡位于环县以北洪德城和甜水堡中间地带,地形复杂,便于设伏。红一方面军第一军团、十五军团及红四方面军第四军、三十一军隐蔽于山城堡之东、南、北三面,伺机出击;红二方面军和八十一师集结于洪德城、环县及其以西地区,第二十八军在红井子一带牵制敌左路第一旅。1120日,胡宗南第一军七十八师丁德隆部二三二旅及二三四旅一个团经惠安堡、盐池、豫旺堡进人山城堡,以一个团占领山城堡以北和以东山坡阵地,一个团占领马掌子山东南山脚阵地,另一个团占领曹家阳台。红军于21日下午2时许发起总攻,并迅速将敌包围,截断其向甜水堡方向的退路。敌人发现被围,便向曹家阳台一带高地集中。担任主攻任务的红一师十三团,乘敌人转换阵地机会迅即向马掌子山发起猛攻。黄昏以后红四师十二团投入战斗,两团合力攻下马掌子山阵地。防守曹家阳台之敌见败局已定,便从断马崾岘攀山逃窜。红军以一部兵力追歼敌人,一部攻打敌哨马营阵地,最后将敌人赶进山城堡西北一条沟内,歼其大半,其余被俘虏。经一夜激战,22日上午一举歼灭蒋介石嫡系胡宗南部七十八师二三二旅全部、二三四旅两个团,缴获大量武器弹药和装备物资,取得了三军会师后第一仗的辉煌胜利。后来参与指挥战役的聂荣臻称此役为“结束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的最后一仗”。

  山城堡战役期间,陕甘宁省委、省政府动员人民群众全力以赴支援战斗,为战役的胜利作出了巨大贡献。山城堡战役的胜利对实现国内和平及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起了重要的促进作用。(陇东报)

编辑:庆阳市工商局打印网页】【关闭窗口】【↑顶部